第六章 郭瑾 郭申

第二章 结拜 · 章节列表 · 第三章 金敬纲的信念

苦刀客小说简介

《苦刀客》是作者模范差生创作的一部小说,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。小说精彩片段:,后转身跑进胡同里。“你从这矮墙翻过去的,我帮你档住他们。”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郭瑾,指指离处的矮墙。郭瑾没去想,爬墙跳了过去的,好不容易安全的了。“花花姐,你怎么办?”郭瑾抹干眼泪,想出来救他的小女孩。“安心吧,不需要怕我,你快回去“打他!打他!都是这笨蛋丑八怪害我们又输了!”一群小孩子在追打另一个小孩子。。...

苦刀客小说-第六章 郭瑾 郭申全文阅读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苦刀客》在线阅读

  几十年前,热闹小镇上。

  “打他!打他!都是这笨蛋丑八怪害我们又输了!”一群小孩子在追打另一个小孩子。

  这世上总是有人欺负人,有人受欺负,而往往不是做了什么错事,只是因为外貌缺陷或者性格缺陷。而又总是有那样一群人,要找个原因,找个理由,为输了这件事找个地方出气。郭瑾这时就变成了出气筒。

  “郭瑾、郭瑾,往这跑,往这跑!”,只见前面转角胡同处有一个漂亮的小女孩朝着郭瑾喊。

  郭瑾边哭边加快脚步,转身跑进胡同里。

  “你从这矮墙翻过去,我帮你挡住他们。”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郭瑾,指着不远处的矮墙。

  郭瑾没多想,翻墙跳了过去,总算安全了。

  “花花姐,你怎么办?”郭瑾抹干眼泪,想起来救他的小女孩。

  “放心吧,不用担心我,你快回家吧。”花花冲着矮墙喊道。

  郭瑾也实在是不想被欺负了,没多说,转身一路小跑回了家中。

  追打郭瑾的孩子们赶过来,看到花花挡在矮墙前,很是不满,一个领头的大孩子对花花嘲笑道:“花花,你又救郭瑾这个丑八怪。你是不是看上他了呀,哈哈哈。”

  “呦呦呦,你还笑话我,我这可是在帮你们呢,郭瑾的父亲又有钱,又有权势,又凶,你们的父亲母亲加在一起也比不过她,欺负的紧了,看他不回家告状!到时候看你们怎么办。”花花双手交叉环抱胸前,一副大姐教训小弟的样子。

  这群孩子听了花花的话,也都开始有点后怕了,小孩子嘛,总是怕大人,也总是怕被吓唬。

  领头的大孩子不依不饶:“哼,他害我们刚刚游戏又输了!我们打他也是应该的!”

  “哼,你们每次输了就拿郭瑾出气,还理直气壮?”花花一句也不肯让。

  旁边的孩子扯扯领头孩子的衣角,小声说道:“他父亲是我父亲的东家,咱们还是算了。”

  其他孩子面面相觑,悄悄地往后退,看起来不想跟领头的孩子一起惹事了。

  “哼,这次就算了!”领头的孩子说完转身就走,其他的孩子也一起走了。

  花花总算松了一口气,转身跑向郭瑾家。

  郭瑾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大地主,宅院极大,很是气派。郭瑾正担心他的花花姐,也没进门,就在门口望着街面跑回来的方向,这时看到他的花花姐,喜出望外,拉着花花就要进门。

  花花扯开郭瑾的手,笑盈盈的说:“你家这么大,我家这么穷,我就不进去了,你没事就好。”

  郭瑾没多想,说道:“啊,你等着,那咱们跟以前一样。”转身跑进大宅中,不就拿着一些粮食、糕点,还有糖果跑出来,这次还多了一样,燕窝。

  “给,这些给你,谢谢你。”郭瑾很开心的谢谢花花。

  “嗯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拿着转身就要走。

  “只有你对我最好,你是我最好的朋友”,郭瑾说道。

  可花花的心中一刻也受不了郭瑾的相貌,小眼睛,大方脸,龅牙,左脸还密密的长了几颗痣。在一起玩耍的孩子们都因为这样的相貌而欺负郭瑾。花花虽然经常帮他,却也不肯和郭瑾走得太近。

  花花说:“没什么,没什么,以后有事只要能帮上我一定帮忙。”转身跑掉了。

  其实郭瑾还不知道,更大的苦难正在等着他。

  郭瑾的父亲郭老爷因为有钱,娶了三位夫人,大夫人正是郭瑾的母亲。却在生下郭瑾后常年体弱多病,卧床不起。好在郭瑾是个男孩,生下郭瑾后父亲一心欢喜,很是照顾大夫人和郭瑾。可随着郭瑾长大,相貌越来越丑陋,就连下人都不愿跟郭瑾亲近,每次回家只有母亲愿意听郭瑾倾诉,更在两年前二夫人生下男孩后,一心欢喜小儿子的降生,郭老爷就更加不愿搭理郭瑾母子了。可郭老爷的小儿子常年体弱多病,郭老爷心疼小儿子,怕养不大,什么好吃的,好玩的,好喝的都可着小儿子先来,下人看在眼中,就更不把郭瑾放在眼里了,只是郭瑾毕竟是郭老爷的儿子,倒也没人敢招惹他。

  郭瑾母亲本就病重,多年调理也不见好,花费钱财无数,再加上小儿子身体不好,郭老爷心中着急,四处托人寻访名医,正所谓有病乱投医,听说有一术士很有本领,郭老爷便请这位术士来到家中。

  郭瑾进门拿东西给花花时,正被术士撞见:他的父亲和下人们对郭瑾的不待见,全被术士看在眼里,记在心中。

  郭瑾进屋去跟母亲诉说今天的不快,而另一边,术士也在装模作样的算着挂,看着气,摆弄着罗盘。

  “咦?没什么问题啊,这宅院风本身水极好,屋内摆设也没什么大问题,您和夫人们住在这里必定大富大贵,长命百岁。”术士一本正经的对着郭老爷说道。

  “唉!其实都挺好的,就是我这大夫人,身体不好,看了好多郎中,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还有我这小儿子,总是体弱多病,也不知养不养的大了。”郭老爷叹着气,摇着头,愁眉苦脸的对术士说着心中的烦闷。

  “那也不是宅院风水的问题,怕只怕是人的问题。”术士装模作样的盘算这什么,继续对郭老爷说:“这样吧,您把宅中所有人的生辰八字拿给我,我再帮您看看。不过真要看出什么这可得单独算钱,人一辈子都是有定数的,助人渡过磨难,我可是要还的。”

  既然命运是有定数的,那害人了别人是不是也要还呢?

  “好好好,您放心,只要能帮我只好我的夫人和儿子,钱绝不是问题!”郭老爷一向很大方,不是那种为富不仁的人,更是常有灾年施舍灾民的善心。对于能帮助自己的人,更是不在话下!

  不多久,管家就拿来了全家人和下人们的生辰八字。

  术士依旧装模作样的看着,看起来一张一张看得很仔细,并把生辰八字分成左右两摞。

  术士对郭老爷说:“左边这一摞,没问题。右边这一摞嘛,还得看看面相、气相才行。”

  郭老爷:“好好,我这就去叫人。”

  不多一会,人就都到了,这其中除了一部分下人外,还有三个人:一个是账房先生,一个是二夫人,还有个一就是郭瑾。

  术士先看管家,说到:“嗯,嗯,嗯。好好好,你大富贵就别想了,好好做帐,要仔细,可别漏下什么。”

  账房先生一听,这心中一惊:莫非他看出了我做账偷拿银子的事了?

  账房先生趁着别人不注意,扔在地上一锭银子,对术士说到:“大师,您银两掉了。”说着话,捡起银两递了过去。

  “哎呀哎呀,你看我这么不小心。”术士心中明白,话锋一转:“你这面相配上你的生辰八字还是很好的,跟郭老爷和财!”,又对郭老爷说:“账房很好,没有问题!”

  其实术士哪会什么看相,更不知账房做假账偷拿银子的事,只是这么一吓唬,心中有鬼的人自然要乖乖奉上银两。江湖骗术,往往就是对哪些有所求,有愧疚的人才最管用。

  账房先生下去后,就盯着郭瑾看,也不说话,看了好一会,又继续看二夫人,又看了好一会,说到:“二夫人可真是旺夫相啊,这等相貌着实少见。”居然对二夫人拍起了马屁。这术士来之前早已打听过郭家,知道郭家管教一向严厉,更知道这几位夫人都是知书达理的书香门第,名门望族,红杏出墙这种事是万万不可能的。

  看罢,众人下去。

  术士一本正经的对郭老爷说到:“还请郭老爷找一清净处说话!”

  二人走到内书房,术士先开口问道:“不知刚才看的那个小孩子是哪个下任的孩子啊?”

  郭老爷:“哦,正是我的大儿子,取名郭瑾。”

  术士:“唉,老爷恕我直言啊!”

  郭老爷:“大师有什么便请直说,我也是为我的小儿子心急。”

  术士:“您这大儿子,是邪灾星啊!您想想看,是不是自从你那大儿子降世,大夫人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?要不是您这宅院风水好,一直镇着灾星,您又一直肯花钱为夫人续命的话,灾星降临之日,夫人就该西去了。要不是您经常行善,怕是您也会跟大夫人一并西去啊。”术士捶胸顿足,很是为郭老爷着急,真是把戏唱足了,看样子若是真能到台上唱戏,必是名角,又继续说:“这邪灾星和一般的灾星不同,邪灾星专门损人利己,若不利己,便不去损伤别人。您想想,若果您和夫人还有您的小儿子如果一并西去,家产便都是他的了。如果现在不想办法,要是再等几年,您的小儿子长大了,怕是连您的二夫人也要遭殃。”

  郭老爷:“那我该怎么办?”

  术士:“唉!邪灾星毕竟与一般灾星不同,即便逐出家门,也是要分家产的,这是您亲生孩子,这是命!没有人可以逆天改命。我知您心善,舍不得伤人性命,只能退而求其次,当断其手脚,废了他害人的能耐,再入药为你的夫人和小儿子治病!”

  郭老爷听得一身冷汗,郭老爷不是鲁莽的人,也没继续说什么,给术士拿足了银两,便送走了,嘱咐术士跟谁也不要说。

  可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,郭老爷跟二夫人悄悄说了,让二夫人不要跟别人说,二夫人跟小儿子和三夫人说了,叫他俩不要跟别人说,真是可笑,人人皆知的秘密就是这样来的。下人们知道后,更实在背后乱嚼舌根,总是离郭瑾远远的,郭瑾心中不快,找父亲告状,可就连父亲也离她远远的。最后,终于传的全镇人人皆知,而且越传越邪。郭瑾除了母亲,觉得世界上没有谁在意他,深深的孤独,不被人理解,不被人重视。

  怨愤就这样深深地埋入心中。

  一个人少年时的经历,总是会极大的影响他成人后对世界的看法。

  郭老爷接连几日心中纠结,也不知道术士说的是真是假,但心中被种下了这样一颗怀疑的种子,经年累月,必定开花结果。

  人心总是这样不堪,只要心中猜疑,必定常常找事情验证心中怀疑,往往又越是验证,越是怀疑。怀疑的久了,便心神不宁,更逐渐信以为真。

  人性总是有丑陋之处,总是为自己的利益,而愿意牺牲别人。尤其是牺牲那些人人都不疼不爱的人。

  自从灾星的事传开,便没人愿意搭理郭瑾了,只有教书先生依然有教无类,兢兢业业的教书,该夸奖夸奖,该批评批评。

  时间流逝,郭瑾的日子越来越难过,越来越没人搭理他,就连欺负他的小伙伴都不再跟他一起玩。只有花花,只有花花还是会跟郭瑾说说话。郭瑾也作为回报,总是会贴补花花家用。

  可这人世间,永远没有风平浪静,更没有安安稳稳。无法预知的厄运,总是会被一个不起眼导火索而引爆。

  月有阴晴圆缺,人有旦夕祸福。这一天,二夫人和郭老爷一起得了病,二夫人病的更重一些,而却郭瑾年少不知愁,更是因为书读得好,得到了教书先生的夸奖,洋洋得意,处处透着笑脸。郭老爷看在眼中,记在心中,那颗怀疑的种子终于开花结果了。

  郭老爷再也受不了郭瑾了!

  “来人,给我把郭瑾绑了!”郭老爷对家丁们喊道。

  “是!”

  “是,老爷”

  “是!”

  “是!”

  ……

  家丁们纷纷应承着,一起把郭瑾从大夫人的房中绑到了柴房中。郭瑾正跟大夫人洋洋得意的说着自己被教书先生夸奖的事,却突然之间被绑了起来。大夫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却感觉到了儿子的危险。本就病痛的身体,心也凉了,伸着手想要拉住郭瑾,呻吟着喊叫道:“你们干什么,我要见老爷。”,挣扎着想要起来,却翻身摔在了地上。大夫人身上的痛苦,心中的哀伤,一起都写到了脸上。

  郭瑾就这样被绑到了柴房中。

  郭老爷、管家、账房、二夫人、三夫人等等都来到了柴房中。家丁、仆人、丫鬟也是把柴房都围住了。

  “把宅院前后门都关上。”郭老爷病怏怏的说。

  “是,老爷!”两个家丁跑去关门,并守在前后门。

  大家伙就这么围着郭瑾,好像看动物一样看着他,仿佛突然之间谁也不觉得他丑了,仿佛突然之间大家都觉得他是个稀罕物。

  郭瑾心中惊恐,突然之间仿佛谁都不认识了,对这些熟悉的面孔是那么的陌生,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从未来过这个地方,怀疑是不是真的来到这个世界走过一圈。

  郭老爷心中纠结,突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郭老爷不发话,谁又敢说什么呢?

  就这样谁也不说话,都在沉默。

  郭老爷沉默,想着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。

  郭瑾沉默,就这样一个人面对这样一个陌生的世界、陌生的人们。

  管家沉默,仿佛自己从未管过这个家。

  账房先生沉默,这世上是否只有钱才是真实的?

  二夫人沉默,心中想着小儿子。

  三夫人沉默,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

  家丁、仆人、丫鬟们都在沉默,谁也不看谁,都想透过人群缝隙看看郭瑾。

  而其实大家的心中,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

  沉默,沉默,沉默。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有人觉得是一刻钟,有人觉得是十年,也有人觉得时间被静止了。

  突然之间,郭瑾流着泪哈哈大笑,也不知道郭瑾这样的笑,到底是悲愤、是痛苦、是凄凉,还是面对人生的最后时刻的乐观。又或者多年来对自己的欺骗和压抑,掺杂着童年的欢乐和母亲的爱一起涌上了心头?郭瑾疯了一样,又好像看透了每个人。笑的前仰后合,这一刻郭瑾可能看到了这世界上最欢乐的一幕,笑到喘不上气。

  郭老爷见到郭瑾的样子,正不知该怎么办,忽然见到郭瑾发了狂似的笑,那颗怀疑的种子终于发挥了它全部的力量。

  这颗怀疑的种子,只不过是一个与所有人都毫不相关的术士的一句话。这就是人心中的一念之差,还是这就是所谓的命?

  “厨子呢?砍掉他的手脚!”郭老爷还是病怏怏的,现在又冷冰冰的。

  厨子拿着菜刀走过来,这厨子杀过猪、杀过羊、杀过牛也杀过狗,可光天化日之下砍人实在是没做过,颤抖着走上前来,流着汗、喘着粗气、举着菜刀,就这样对着郭瑾,也不知该怎样是好。忽然间厨子心中满是悔恨,为什么这么听郭老爷的话,让杀什么就杀什么,现在竟然要砍人手脚……

  这时大夫人用尽全身的力气,拨开柴房外的人群,托着病痛的脚步,快步冲进来,冲过人群,冲过管家,冲过账房先生,冲过三夫人,冲过二夫人,冲过郭老爷,用尽全身的力气撞向厨子。

  厨子被撞倒,本就颤抖的手,握不住的菜刀就这样飞了起来,落下的菜刀砍伤了郭瑾的手。

  深深的刀伤,鲜红的血,流着眼泪的狂笑,被绑着的郭瑾,倒地的厨子,亲爱的母亲,冷漠的父亲,沉默的人群,这就是极乐世界的美景吗?

  大夫人挣扎着起来,捡起菜刀切断绑着郭瑾的手脚。

  刚刚流着泪狂笑的郭瑾,看到了母亲终于不哭了,也可能是不笑了,就这样呆呆的。

  大夫人又扑着抱住郭老爷,哭着叫道:“他是你的儿子啊!”又转头对哭着郭瑾喊:“跑!跑!快跑!再也别回来!!!”郭瑾忽然觉得自己回到了人间,不顾手上的伤痛,冲出柴房。

  被忽然发生的变局惊呆的三夫人意识到,这是一条命,这是亲人,也拉住郭老爷说:“你怎么能信江湖术士的话?快放了郭瑾吧!”

  郭老爷怀疑着,沉默着。

  二夫人沉默着。

  人群都沉默着。

  “罢了!走吧,再也别回来。”郭老爷流下眼泪,却还是那么冷漠。

  人类这奇怪的动物,同样的眼泪,却到底是为什么而流,有些眼泪是疼痛难忍,有些眼泪是悲从心中起,有些眼泪是悔恨当初不该,有些眼泪是后悔没做成,有些眼泪是被环境感染,有些眼泪只不过是风沙吹过的疼……

  大夫人悲痛欲绝,见到儿子跑远,松了一口气,昏了过去。

  郭瑾跑到后门,打倒家丁,跑出这美丽的宅院。

  可是能跑去哪里?头上是天,脚下是地,跑出这宅院,怎么跑出这天地?

  去找花花!

  郭瑾边跑边想:彻底失去了家庭的自己,花花还会搭理我吗?

  郭瑾刚刚经历人生以来最大的磨难,似乎很快就长大了。

  也可能不是很快就长大,只不过以前不愿看到真相,自己欺骗自己而已,而这一切只是为了有个家,只是想要好好的活下去,只不过是想要安稳的人生,平淡的生活,哪怕就真的像蝼蚁一样也在所不惜。

  没想到发生了这样无法预料的事情,竟然连给郭瑾选择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“嘭嘭嘭!花花,是我,开门呀!”郭瑾敲着花花家的门。

  “吱嘎~”门开了。

  “呀,你这是怎么了!快进来我给你包扎!”花花一开门就看到还留着血的手。

  郭瑾没说话,跟着花花进去了。

  花花慢慢的为郭瑾包扎伤口,顺口问道:“你这是怎么搞的?是不是谁又打你了?”

  郭瑾一路跑来的时候便意识到了:人人都不喜欢自己,只有花花肯陪着自己,一定是为了得到事物和钱,一切为了生活。如果自己实话实说,会不会失去这最后唯一的落脚处呢?

  郭瑾一辈子没说过谎话,不愿欺骗别人,说到:“我父亲要砍断我手脚,我跑出来了。我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  花花继续包扎着伤口,慢慢地,仔细地,就像没听到一样。

  郭瑾顿了顿,继续说:“我不想欺骗你,也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。”

  花花继续包扎着伤口,慢慢地,仔细地,还是像没听到一样。

  不一会,伤口包扎好了。

  花花进屋拿出一个小布袋,伸手递给郭瑾,郭瑾接过打开一看是银两,诧异的看着花花。

  花花说:“你不能再留在这个镇子了,这件事很快就会被所有人知道,我也不能收留你。这点散碎银两是多年来我攒下的,这是我家剩下的所有钱了,我留下了一锭用来生活,剩下的都给你做离开这里的盘缠吧,算是还给你多年来对我家的接济。天晚了,今晚你就先住在这吧。”花花看起来是那么的自然,就像以前跟郭瑾说话一样。

  “不了,我这就走。”郭瑾面无表情,冷漠的继续说:“谢谢你陪我度过了我人生最美好的时光。”说完转身开门走了。

  这样冷漠的表情,就跟刚刚要砍断郭瑾手脚的父亲一样,一模一样!人总是有这样惊人相似的一面。

  花花见郭瑾走元,面对着门口,流着眼泪,小声的说着“谢谢你。”

  不多久,郭瑾便走出了小镇,到了离小镇不远的小神庙。此刻的郭瑾已经清醒多了,知道先什么都别想,先找个地方过夜。看来今晚就得在这里了。

  这小神庙里供着什么神郭瑾也不知道,只知道香火兴旺时日日夜夜都是拜神的人,现在不行了,却也还算干净整洁。

  郭瑾走进来,从未这么仔细的看过神像,好大,有的神张牙舞爪,有的神慈眉善目,就连神也有这么多不同,何况人了。

  郭瑾找了好多个蒲团铺在地上,就先这样忍一晚上吧。

  郭瑾躺在蒲团上面,胡思乱想:从前都是锦衣玉食,暖和的被子,还有美食糕点,现在看看周围,只有几个供给神像的烂水果。还有母亲,不知道母亲怎么样了。又想起不久前大家围着他的情景,冷漠的神情,看看周围冰冷的现实,好像觉得自己以前都是活在梦里,觉得自己之前活的都糊里糊涂,像没睡醒似的,可终究还是会被现实逼醒。想到这里,竟然就这样小声哭起来了。

  “大男人一个,有什么好哭的。”一个美丽温和的声音,柔柔的说道。

  郭瑾抬头向声音方向看去,泪眼朦胧间见门口站着一蓝衣女子,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多少,容颜宛如天女下凡。正诧异着她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,只听女子说:“我知道你是谁,也知道怎么一回事,现在镇子上人人都知道了。”说着话,竟还捂嘴偷笑了几下,就像大人看到可爱的小孩子,看着郭瑾问道:“哭能解决问题吗?”

  郭瑾泪眼朦胧:“不能。”

  蓝衣美女:“那就别哭了,想想自己该去哪吧,难道一辈子住在这里成为乞丐?”

  郭瑾擦了擦眼泪,这女子真太好看了,郭瑾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人,气质洒脱,声音虽柔美,说起话来却颇有些顶天立地的气概,不由得就叫人信服。

  郭瑾说:“还没有,不知道能去哪落脚。”

  天地之大,竟不知道该去哪。

  蓝衣美女:“想过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?”

  郭瑾:“因为丑吧。”

  蓝衣美女:“丑只是一方面,天底下丑陋的人太多了,你又算什么。只有强大的内心,才能给自己撑起一片天。”

  郭瑾惊诧的眼神看着美女,说:“可我若像你一样美丽,怎么会有今天。”

  蓝衣美女:“青楼中的女人哪个都不丑,却未必比你更好。外表并不能真正决定什么,重要的还是你自己。”

  郭瑾呆呆的不知道怎么应答。

  蓝衣美女继续问:“之后有什么打算吗?”

  打算?打算什么?还能做什么打算?

  想起了被绑起来围观的情景,想起了那些冷漠的人。

  “拜师,学武,杀人,报仇”郭瑾冷冷的说。

  蓝衣美女哈哈大笑:“小小年纪,就学人家报仇。他们是生你养你的人,你又哪里来的仇呢?”

  郭瑾不想再说什么,觉得自己的痛苦,全世界根本没人能真正理解。

  蓝衣美女正色道:“你知道我经历过什么吗?”

  郭瑾不说话。

  蓝衣美女:“这世上,有无数比你更悲惨的人。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比你更凄惨的故事。”

  蓝衣美女正色道:“跟我走吧,我能改变你,也能改变你的容貌,更也能让你学到上乘武功。”

  “那能报仇吗?”郭瑾呆呆的问。

  蓝衣美女:“不能报仇。等你长大你就知道了,你根本也没什么仇。这世间的仇,归根结底都不是个人的。更不是个人能解决的。”

  “那我不走,我要找能帮我报仇的人。”郭瑾固执的坚持自己的想法。

  蓝衣美女:“你报仇,或许能解决你一个人的痛苦。可世上每天都有人在经历比你更痛苦的事情,你已经经历过了,难道不想做些什么改变吗?让这个世界,不再有这样的痛苦。“

  郭瑾还是不说话,但眼圈红了,但看得出,郭瑾相信了蓝衣女子的话。蓝衣美女的话就像是有魔力一样,深深地吸引着郭瑾。郭瑾本就饱读诗书,心地善良。而蓝衣女子的话又带有深深地使命感,而这正是郭瑾多年来一直渴望,却从未体验过的被人重视!

  “好,我跟你走。”郭瑾说着站了起来。

  蓝衣美女:“跟我走,从此后你就不再是郭瑾“

  郭瑾:“那我是谁?”

  蓝衣美女:“你是什么时辰出生的?”

  郭瑾:“申时。”

  蓝衣美女:“你叫郭申。”

  郭申:“名字而已,改了名有区别吗?”

  蓝衣美女:“从此后,你就不再是你,我会改变你的容貌。而你的过去,再也没人会问起,只要你想,就可以一直隐瞒下去。”

  郭申满意的点点头,似乎得到了最想要的东西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第三章 金敬纲的信念

热门

  • 主角齐宁林双双

    最新章节:暂无
    主角齐宁林双双何首污以及最新章节免费深度阅读,主角是齐宁林双双小说《无敌狂医》,作者是何首污讲诉:齐宁自小生活……在山村中,一次出乎意料,他为了救女友而被车祸撞成重伤,却未曾想起祸得福的他,竟获了神秘的的上古代代传承,自那以

    何首污01-23 连载中

  • 林大牛张淑珍张玉芬

    最新章节:暂无
    林大牛张淑珍张秀梅花月夜以及最新章节免费深度阅读,乡村情缘小说《乡村小祸害》是由花月夜所写的,小说的主人公是林大牛张淑珍张秀梅,乡村小祸害讲诉了:林大牛,从小是孤儿,幸得好心人收养,可就在他十六岁那一年,养父母因车祸去

    花月夜01-23 连载中

  • 炎落修仙

    最新章节:正文第二章前尘云烟散,一朝白发
    天道如此浩淼,苍生何等可悲。蜉蝣一羽,朝生暮死,草木一秋,荣枯莫测。我辈一世,匆匆百载。吾心淡然,欲尘世消遥。与天齐寿,同日月日月争辉。故必行无敌之道,怒问苍穹。历千世生死轮回,万载磨炼。创绝世之无敌神诀。凡历挫折与失败坎少年将地上的叶子踩得沙沙作响,不时的用脚将刚刚落地的叶再次踢飞。。

    君心寒01-23 完结

  • 荒皇

    最新章节:第一章

    彧言01-23 连载中

  • 金刚不朽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章
    金刚不朽海马也不是马以及最新章节免费深度阅读,《金刚不朽》小说是海马也不是马的原创小说作品。 上一世,叶小龙碌碌无为,一事无成!这一世,叶小龙要制霸一切,无敌改命,横推三千界!别人眼热的神功秘典,叶小龙顺手可得!别人需作为广河府的二流势力归元宗,影响力不上不下,但在这天晚上,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,遭遇一群神秘黑衣人的袭击。。

    海马不是马01-23 连载中

  • 妖者为王

    最新章节:妖者为王萧浪小说
    妖者为王妖夜以及最新章节免费深度阅读,《妖者为王》小说是妖夜的原创小说作品。 这是一个妖气凛然的男子,为了心爱的姑娘,心中的道义,不惜牺牲举世皆敌,一路屠神的故事。不像的热血和传奇,像的激情和深深的感动,妖夜归来时,“咻!”。

    妖夜01-23 连载中

  • 傻夫宠妻有道

    最新章节:第16章 达成契约

    姬怀卿01-23 连载中

  • 穿梭万千世界

    最新章节:暂无
    男主是天才,出身贫寒流星街,是窟庐塔族人.男主身份非常特殊,母亲名日再次穿越女,父亲名日妖怪.能力强悍,唯恐天下不乱。南美州的蝴蝶煽一下翅膀,通过种种因素,就可能会引发亚洲地区的一阵台风(本故事及人物如有类同虚构故事,如有类同,如有类同凑巧,

    luomengting01-23 连载

  • 日落之后的余晖

    最新章节:第五章 蓄意认错
    《日出之后的余晖》又名《余生漫漫不再相见》由作者鱼十八所写的都市虐恋小说。小说精彩的片段:南城医院门口。顾忆深手捂着小腹,呆愣的望着手中的两张检查结果。一个是及时告知自己怀孕了两个月,另一个则是残酷无情的胃部恶性肿瘤宣判书。顾忆深手捂着小腹,呆滞的看着手中的两张检查结果。。

    鱼十七01-23 已完结

  • 雍正

    最新章节:第五章狗血
    雍正,其解有三:  一:帝号  二:中庸之道,雍者正气也  三:这厮是再次穿越来的火星人 雍正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-爱阅小说网雷雨阵阵,狂风暴雨。。

    穿着肚兜猪八戒01-23 连载中

  • 首席甜宠小娇妻

    最新章节:首席甜宠小娇妻第二章 一夜情
    《首席甜宠小娇妻》由作者又见紫芋所写的都市现情小说。小说精彩的片段:苏氏的总部大楼,其恢宏的建筑基本上成了了K市的标志。楼下,精致优雅的美人挽着手娇笑,“巧巧,虹路街上新开了家甜品店,你快陪我去尝一尝。”颜幽拉着苏巧巧的手,“不也可以,柯泽昨天下午刚归国,我特地从省外赶回去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的。”说到柯泽,苏巧巧嘴角钩起一个身心愉悦的弧度,盈满了甜蜜幸福。楼下,精致的美人挽着手娇笑,“巧巧,虹路街新开了家甜品店,你快陪我去尝尝。”颜幽拉着苏巧巧的手,。

    又见紫芋01-23 连载中

  • 我当导游的那几年

    最新章节:第十三章 黑色断剑
    主人公叫尹武的小说是《我当导游的那几年》,是作者南甸尹氏所编写出的灵异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十分我的推荐。主要原因讲的是:我是一个导游,带的却是历史上的古人君王,他们重回人间,只为可我一点遗憾。大禹,黄河水喝了真会拉肚子,纣王啊,请别叫小姐,要叫公主。。。...都复活了?还是神仙下凡渡劫来了?搞不懂,我就像个看戏的群众,除了不敢拍手叫好,还缺包瓜子。。

    南甸尹氏01-23 连载中